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房子是租的,生活是自己的

来源:租客网 2020年10月14日 18:02

大部分人选择在其他城市扎根的第一站,往往都是从租房开始的。

据报告显示,90后和95后成为租客的主力群体。 

租的不是房子 是生活

由于租房群体的特点改变,对于租房的需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后和95后的需求由价格敏感逐步转换为舒适敏感、安全敏感、享受敏感等更注重生活品质的需求。

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房子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居住,睡觉”的空间,更希望能够为自己提供更舒适的享受。将近八成的租客表示租金是他们考虑的首要因素,其次是交通便利程度和社区安全与环境。

买房租房不出门 坐在家里“云看房”

小明是一个90后,他希望上班后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而租房考虑的第一点又是通勤时间不能超过45分钟,他愿意把时间花在工作和生活中,但不愿白白浪费在交通上。通过租客网,他可以看到真实的房源场景,仅仅几天的时间就选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

那个待在家里几年不用出门的科幻电影场景,随着这个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脚步似乎真的已经近了。

 

“从老家回来,租房的小区封了不让进,我住上了另外一套免费房源”;

“2月有一半时间阿姨没法上门保洁,返还了半个月服务费”;

“困在老家回不去,房东人特别好,给我免了一个月房租”;

我们在某乎某涯上似乎总能看见这种类似的交流,现在租客的落脚地虽然有了着落,但却没有一个专属于他们交流问题的平台。

为了梦想而做租客,租客网为租客实现大梦想!

为了放松而去交流,野帆网为交流提供大平台!

由租客网重金打造的野帆网,旨在给每一位租客、对租房有疑问的人群进行一个交流的“大论坛”。给大家提供一个心灵释放的平台,交流的平台,学习互动的平台,解压放松的平台。找兼职、找工作、找优惠,找房子、找朋友、甚至是找对象!统统都可以在这里实现! 

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用“大租客”带动“大金融”,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不仅仅是房屋租赁,还有物品租赁、服务租赁......

租客网全新尝试将以“5G租赁”的形式开启租客新生活,通过整合各方资源,充分利用平台优势,这样也避免了虚假消息、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的存在。

租客网这个大桥梁,使公寓主、房东、中介可轻松将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又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提高供应与需求。对于正在找房子的你来说,“无中介费”大大降低了租赁风险。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做租客,更自由!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房产经纪人的苦与累,扎根过才明白

今天租客网跟大家说一说中介行业经纪人的现状。作为地产行业的一支特别的队伍,他们大多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拿着偏低的底薪,常年907,在大城市里租房生活的人。每天都在为指标奔波,使出浑身解数来开单。大多数的房产门店渐渐活跃起来,穿着西装的房产经纪人开始恢复了正常的上班。而疫情之后的城市还是显得有些萧条,来看房源的人几乎没有,门店里的中介经纪人也闲不住,和周围的小贩坐在一起聊天。还记得过年前的房产经纪人是这样的:“阿姨、姐、叔叔,要不要看房子?这套房子最近做活动超低价,不来看看吗?”,几乎在每个城市的主干道、大型超市、公园的旁边,你都能看到一个个西装革履、手持单页戴着xx公司工牌的房产经纪人。小编曾看到过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房产经纪人,有小区的地方就有中介门店。房地产中介有个“小阳春”的说法,指的是在春节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房产经纪人开单最好的时期,这个阶段换工作的白领比较多,租房市场十分活跃;家里有孩子需要上小学的家庭,也要筹备学区房。所以,无论是二手房还是租房,都会迎来一个爆发。但是,这个春节,一场疫情,令一切成为泡影。现在的房产经纪人,近况着实不太令人乐观,几个月没有开张的大有人在。小王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前几年楼市还未进行调控的时候,他一年的佣金都有20多万,但近两年随着楼市的持续调控,房地产市场逐渐变冷,不断的有人离职,也不断的有新人进来,靠着自己的努力,疫情未发生时,他还是能成功地开单,虽然收益虽然比前几年少但是生活绰绰有余。随着疫情,房产市场越来越差,即便现在的他依旧很努力,可他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卖出房子了,而上一单的销售佣金还要2个月以后才有可能拿到,连吃饭都成问题。走投无路的小王一口气装了很多房产平台APP,在每一个平台上都进行尝试,最终的目的只有,就是想开单,最后通过租客网的线上分销和VR看房成功开了一单,这一单帮他度过了难关,最起码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了,小王很开心。作为房产经纪人的苦与累,相信只有真正扎根于房产经纪行业的人,才能够深有体会。疫情当下,给房产经纪人的工作开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每一位房产经纪人都需要更加高效便捷的工具,租客网平台实时VR看房的优势,在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的同时,也能从各方面节省客户和经纪人的时间,让客户感觉到房产经纪人的高效率,减轻房产经纪人本身的工作强度。现在这个社会,互联网是最基础的设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向互联网所靠拢,力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房产行业也不例外,疫情期间,房产行业严重依赖于线上互联网。无论是买房还是购房,客户先进行线上VR看房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将房源信息放到线上,多了一个信息分发渠道的同时,也为客户和房产经纪人带来了便捷。机遇,永远属于有远见的人。

2020年07月06日 11:17

新西兰总理“下馆子”用餐尴尬!竟被拒之门外

【环球网报道记者张晓雅】新西兰总理“下馆子”用餐被拒之门外了。据英国《卫报》报道,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及其伴侣16日被惠灵顿一家颇受欢迎的咖啡馆拒之门外,随后转身离开。原因是,这家店当时的顾客人数已达到政府有关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上限。《卫报》报道截图“我的天呐,杰辛达•阿德恩刚想进Olive(一家咖啡馆),但被拒绝了,因为客满了。”网友乔伊(Joey)16日在推特上记录下这一幕。↓乔伊的推文后,还附有一个“可怕”的表情。《卫报》称,令乔伊感到震惊的是,尽管该咖啡馆最多能容纳100人,且座位之间至少间隔1米,却都没能为总理留出位子。一刻钟后,乔伊又发推文补充说:“别担心,他们(咖啡馆)为她(阿德恩)解决了问题。”↓推文发出后不久,阿德恩的伴侣——克拉克•盖福德在乔伊的推文下回应事情最终是如何解决的。盖福德写道:“我必须对此负责,我没有安排好这件事,我没在任何餐馆提前预订。他们真好,店内有空位时就沿着街道来追我们。A+服务。”↓餐厅经理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她(阿德恩)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早午餐,半小时后就离开了。”该经理还表示,“她对所有员工都很友善……而且她被当做普通顾客一样对待。”据《卫报》介绍,为防控新冠疫情,新西兰政府采取了有力的防疫措施,于3月15日关闭边界,并于10天后封锁了全国。目前,该国只有不到1500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21例死亡病例。

2020年05月17日 23:46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